首页 >>游记攻略 >>随我畅游辽河碑林

随我畅游辽河碑林1天
  • 2017年1
  • 盘锦
  • 盘锦

随我畅游辽河碑林

 

辽河碑林始建于上世纪90年代初,占地近50万平方米。这里有上启新石器时代的陶文符号,下至当代名家的法书精品,历时上下五千年,囊括纵横九万里,刻碑2000余块。国学大师、教育家、原中国书协主席启功先生不仅为碑林亲笔题写“中国辽河碑林”,还亲自到盘锦为辽河碑林落成典礼剪彩。孔子第77代嫡传——台湾著名学者孔德成先生欣然命笔,题为“中华第一碑林”。 辽河碑林现已建成毛泽东书法艺术馆、古代馆、近现代馆、当代馆及大门牌楼、二门碑廊。碑林在突出书法艺术的前提下,力求将我国的书法艺术与园林艺术、石刻艺术、建筑艺术及诗、词、歌、赋、奇文、趣联艺术融为一体,以碑点园、以园托碑。

古代馆的匾额由杨仁凯先生题写。这里镌刻的有距今6000年的陶文符号,距今5000年的图像文字,距今3000多年的甲骨文、金文,距今2000年的汉隶。还有传世最早的墨迹本《陆机平复帖》,海内外仅存的孤本《智永千字文》,大诗人李白唯一的传世墨迹《上阳台帖》,赵孟頫的《归去来辞》。 殷商的古朴,秦汉的富丽,魏晋的神韵,隋唐的潇洒,宋元的风采,明清的变幻无处不在。

近现代馆的匾额由国学大师季羡林先生题写。馆内吴昌硕、康有为、林散之等大家作品林立、目不暇接。此外,还有现代文学巨匠鲁迅的《答柯诮》,新中国文艺界领袖郭沫若先生的《满江红》词,国民党元老于右任先生书写的《正气歌》,革命先驱孙中山先生书写的《四方风动》,蒋介石先生书写的《亲爱精诚》……。

当代馆的匾额由著名书法家沈鹏先生题写。馆内作品群英荟萃,各种书体一应俱全。而最有魅力者首推当代著名教育家、国学大师启功先生的《论述绝句百首》,娴熟的笔法,清朗俊秀;发人深省的诗文,谈古喻今。此外,还有舒同、赵朴初、臧克家、杨仁凯、刘炳森、李铎、佟韦、苏士澍等名家的作品争相辉映。

毛泽东书法艺术馆位于碑林最里端。苍松翠柏,上仰青天;鲜花绿草,下临福地。主席的汉白玉雕像神态安详,栩栩如生。馆内镌刻着毛主席的10件诗词手稿以及他书写的古诗词18件。如《沁园春.雪》、《满江红.和郭沫若》、古诗《将进酒》等行草书杰作,处处体现出诗人领袖大气磅礴的风度和气魄。此外,馆内还有周恩来、邓小平、刘少奇、朱德等老一辈革命家的墨迹,让人肃然起敬,叹为观止。

辽河碑林还收藏保管了一批珍贵的古碑刻。这批碑刻(文物)是由辽宁省博物馆经过几十年、几代人的艰苦努力才征集到的,来之不易。最早的有辽金时期的大昊天寺妙行大师行状碑,价值最高的满清圣人达海墓碑,有盛京钟楼碑,诰封光禄大夫阿什布碑,乾隆皇帝御制碑等,每一通碑都价值连城。它们经过时间的沉淀、历史的洗礼,是当时政治、经济、文化的见证,记录了每一段历史时期,具有不可替代的研究价值。这批古碑刻的到来,改变了碑林只有新碑刻没有古碑刻的现状,不但丰富了辽河碑林的馆藏,提高了碑林的文化内涵,同时,对增加盘锦市的文化底蕴,提升盘锦市的艺术品味亦有着深远的历史意义和重要的现实意义。 

走进碑林,有雕梁画栋、飞檐斗拱,有桃花怒放、丁香盛开;有苍松翠柏四季常青,有鲜花绿草随春风争艳;走进碑林,不仅靠近了圣贤,同时贴近了休闲。辽河碑林不仅是文人雅士吟诗作画之处,也是布衣百姓修身养性之地,更是感受祖国传统文化、增强民族自信之所。

辽河碑林落成至今,已接待参观学习者30多万人次, 受到各界人士的好评和赞誉。2005年——2008年,辽河碑林先后得到盘锦市委宣传部授予“盘锦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”的称号;市旅游局授予“盘锦市百姓喜爱十佳景区”、“优秀旅游景区”、“盘锦市名牌旅游区”、“盘锦旅游十大休闲度假基地”等称号;碑林的拓片系列作品被市旅游局评为“盘锦旅游特色纪念品”。2009年,中央电视台《寻宝》栏目组来到盘锦,主持人佳明把辽河碑林作为盘锦的第一件宝贝介绍给电视观众。2010年,辽河碑林被辽宁省科学技术厅授予“辽宁省科学技术普及基地”称号,是本次评选中盘锦市唯一一家获此殊荣的单位。2011年,碑林被评为“盘锦市语言文字工作先进单位”。

    2005年以来,辽河碑林管理处举办了七届“辽河碑林书法拓片展”;与台湾省书画教育协会举办了六届“海峡两岸书法展”;2012年与盘锦市书法家协会、盘锦市青年联合会举办了“辽河碑林杯盘锦市首届青少年书法大赛”;2013年与中国·兰亭书画会举办了“辽河碑林当代名家书画展”;2014年与盘锦市群众艺术馆、盘锦摄影网举办迎五一“桃花正红映碑林”摄影展。2005年至今,在盘锦市部分中小学义务教授书法课近3万人次。

从国内著名碑林所走过的道路来看,碑林的存在,本身就是积累文化的历史过程。“辽河碑林”四个字就是品牌,就是无形资产,它的估值随着时间的推移与日俱增,文化的内涵、历史的厚重不断积累沉淀,最终体现文物独有的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,这也是辽河碑林发展的必然结果。因此,辽河碑林作为一项极具历史性、文化性和艺术性的工程,是不可能一蹴而就的,要作为一项传世工程来加以对待,经过几十年、几百年甚至几千年的岁月磨合,不断地更新、建设,才能在历史的长河中焕发出愈加耀眼的光芒。   


评论